<thead id="p3xj5"><ins id="p3xj5"></ins></thead><cite id="p3xj5"><strike id="p3xj5"><thead id="p3xj5"></thead></strike></cite>
<var id="p3xj5"><video id="p3xj5"></video></var>
<var id="p3xj5"></var>
<var id="p3xj5"></var>
<cite id="p3xj5"></cite>
<cite id="p3xj5"></cite>
<cite id="p3xj5"></cite>
<var id="p3xj5"></var>
明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焦点访谈 » 正文

穿越后卷入一场灭门案,为生存,单枪斩杀东厂爪牙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12  浏览次数:6
核心提示:专栏|铁马小说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读平台。金戈铁马跃纸上,刀光剑影入梦来。01明朝景泰年间,宦
深圳家用中央空调 http://www.cxkongtiao.com

专栏|铁马小说

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读平台。金戈铁马跃纸上,刀光剑影入梦来。

01

明朝景泰年间,宦官当道、特务政治、迫害忠良。

权阉曹吉祥,畏惧兵部尚书于谦掌握兵权,以“欲迎立外藩”的罪名将其处死,并暗自灭其九族。

浙江杭州府钱塘县,于家老宅更是满院尸体,血腥刺鼻。

三十几个东厂爪牙拿着刀在清理尸体,但凡还有一口气在,不分男女老幼,全部补上一刀。

“都给我搜!仔细地搜!一定要把东西给我找出来!”

一个档头右手握着一把还在滴血的长刀,满脸狰狞的大声咆哮。

三十多个东厂爪牙立刻冲进了各个房间,在里面翻箱倒柜,似乎在寻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明朝有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

此时的曹吉祥还没能控制神机营,当他却已经有了自己的兵工厂,并开始制造一些火器。

不过,曹吉祥并不满足于现状,因为他得到了情报,说于谦有一本《神机匠术》,正是因为有这东西,于谦才能制造出一个个先进的火器,一次次打败来犯之敌,功成名就。

于是,曹吉祥想尽了一切办法陷害了于谦。如今又安排人过来对他的老宅进行屠杀,就是想要在这里找到那本传说的《神机匠术》,好让他的兵工厂制造出连神机营都没有的超级火器。

“轰!……”

或许是老天都觉得不公,原本繁星满天的夜空,突然乌云密布,雷鸣电闪,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雨水降落在地面,夹杂着鲜血,瞬间把整个地面都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不远处一个原本空空荡荡的角落,雷电一闪而过,地面突然出现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让得那个档头猛然一怔,一双眼睛带着滚滚的杀气,死死地盯着这个年轻人。

只见这年轻人穿的衣服不伦不类,不是明朝的衣服,也不是周边国家的衣服,更不是东瀛人的衣服。

“嗖嗖嗖!”

五个手下立刻跑了过去,把那年轻人围住,一把把明晃晃的东厂刀,尽管被雨水冲刷,也没能把刀上的血清洗干净,依旧残留着丝丝血迹。

一阵阵雷电的光芒映照在刀刃上,闪过一道道霸道的杀气,反射在四周。

一道光芒反射在那年轻的人的眼睛上面,让得那年轻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咳咳!”

年轻人咳喘了几声,睁开眼睛,环视周围躺着的尸体,还有一个个穿着东厂衣服,按着刀的家伙围着自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我去你妹的,这什么鬼地方,拍电影吗?”

“导演,导演!”

年轻人爬起来,扯开喉咙的大声吆喝。

让得围着的这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

“你是何人?”

档头的吆喝声,让前面围着的人立刻散开一条道路。

“何你妈个蛋啊,叫你们导演过来,送老子离开,老子还有急事,不能在这里做群众演员……”

年轻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闭上了嘴巴。

鼻子猛然一皱,顿时暗道不妙。

该死的,这是真的血腥味道,不是化妆品。

还有这些刀,都是真家伙,并不是道具。

难道……

一双眼睛扫视了一眼地面那些被杀死的尸体,还有那些围着自己的东厂爪牙,以及他们手中握着的还带着鲜血的兵器,年轻人暗道不妙:

完了!老子恐怕是穿越了!

年轻人的眼睛顿时闪过到之前的那些一幕幕的画面……

年轻人叫杨轩,是华夏国最顶尖的特种兵。

为了给死去的战友报仇,只身前往欧洲去做了卧底,好不容易有点眉目,却为了救一个不相识的小女孩暴露了身份。

逃亡的时候,杨轩被雷给劈中,哪知道转眼间就被天雷送到了这里……

“你是何人?”

档头走到距离他只有一丈远的距离,右手的东厂刀指着他的鼻子,打断他的思索。

“我……我叫杨轩,外地人,碰巧路过,路过,我还有急事,你们继续,继续!

杨轩不想留在这个朝代,想要回到二十一世纪,继续给他的兄弟报仇,随即赔着笑脸说了几句就想要走。

围着他的五个爪牙哪里会让他离开,一个个上前一步,怒视对面的杨轩,让杨轩不得不停止了脚步。

“杨家的后人?”

档头顿时猛然一怔。

明朝内阁三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三杨已经相继离开了人世,但东厂的人也知道,三杨跟于谦可都是好友,尤其是三杨当中的杨子荣,更是跟于谦交往甚深。

如今杨家的后人出现在这里,肯定没这么简单。

难道,杨家的人也想要插手《神机匠术》吗?

档头眉头一皱,冷声喝道:“我不管你是谁,既然在这于家老宅,那就是同谋!

杨轩很不爽地骂道:“同你妈个蛋,好狗不挡道,识相的赶紧给老子滚蛋,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档头狠狠地咬了咬牙齿,他最恨的就是有人叫他做狗,因为很多人把他们这些东厂的人叫做阉狗,这也是东厂人最恨的称号。

不但是他,围着杨轩的那五个手下也是一个个咬着牙齿,握着手中的东厂刀,恨不得冲上去,把杨轩大卸八块。

杨轩随手摸向自己的后腰,一边冷笑道:“嘿嘿,功夫再高,一枪撂倒,老子今天就让你们尝尝二十一世纪的……”

话音突然停顿,杨轩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

“该死的,老子的枪呢,老子的92式呢!”

“娘的,老子的枪怎么就没跟着老子一起过来!”

“哈哈哈哈!”

档头却是猖狂大笑了起来,“好小子,素闻杨家以枪法驰骋天下,今天倒要见识见识杨家的枪法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闻言,围着杨轩的那五个手下立刻散开一边,一个家伙还走到一侧的地面,在一个家丁的尸体边捡起一把长枪朝着杨轩飞了过去。

“嗖!”

长枪带着一道强劲的力道径直飞向杨轩的脑袋。

杨轩右手抓住飞来的长枪,两眼一怔,望着手中的长枪,一脸的苦笑。

“不会吧,用,用这,这种原始的长枪!”

这把长枪并不是二十一世纪杨轩用的狙击步枪,而是明朝战场骑马打仗用的古矛枪。

“怎么,怕了吗?”档头望着杨轩脸上的苦笑,顿时傲气的大笑了起来。

那五个手下也是一阵哈哈大笑的嘲讽。

“都说杨家的人一个个骁勇善战,没想到也有这种懦夫!

“看他眉清目秀的,应该是个小白脸的,倒是挺适合送到净身房!薄

“我呸!”

杨轩朝着地面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咒骂道:“区区几个阉狗就想要了老子的命,也不撒泡尿照照!

“找死!”

档头怒吼一声,挥舞着东厂刀,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杨轩双腿用力一蹬,手中长枪径直刺向档头的心脏。

档头并没有躲避,右手长刀砍向长枪。

“噹!”

杨轩的枪杆是木质材料,哪里经得住他这一刀,顿时被他的刀砍成两截。

“我去你妈,这什么破枪!

杨轩拿着剩下不到一米长的枪杆,快速后撤了三步。

“啧啧!”

档头停止了进攻,不屑的嘲讽。

“看来,杨家枪法也不过如此而已,想跟我斗,你还嫩了……”

话音未落,杨轩右手猛然用力,踢起的水花朝着档头的眼睛飞去。

档头伸手遮挡在眼前。

“嗖!”

杨轩猛然前冲,一个侧踢,结结实实地踢在档头的胸口上面。

“!”

档头惨叫一声,身体都被踢飞一丈多远。

“扑哧!”

档头吐了一口鲜血,右手撑着地面,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杨轩,怒声咆哮: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咆哮的声音,让那五个手下立刻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杨轩并非等闲之辈,右手的长枪虽然已经只剩下不到一米长,但他可是短棍高手。

“呯呯呯……啊啊啊……”

半截枪杆不停地击打在这些爪牙的身上,不到五秒的时间,这五个家伙就被杨轩给打翻在地,一个个捂着被打断的骨头不停地痛苦哀嚎。

杨轩把右手的半截枪杆扛在肩膀上面,傲气地甩了一下脑袋,不屑地哼道:“跟老子斗,就你们些死太监,再来三十个,也不是老子的对手!

档头看到眼前一幕,先是一愣,转而吹了一声口哨。

伴随着一阵阵急促的脚步,三十几个手下从四面八方跑了过来,把杨轩团团围住。

“不,不会吧,真来这么多人,这不公平吧!”

杨轩忍不住的两眼一怔,咽了一次心虚的口水。

二十一世纪的他也曾经久经沙场,成为了各大佣兵杀手眼中的死神。

可如今,面对明朝这些东厂的人,他还真没有把握。

毕竟这是明朝,而且刚才他已经战斗过一番,这些东厂太监的力量和速度竟然比二十一世纪的普通杀手还要高,还要快。

要不是他还有两把刷子,早就被刚才这五个家伙给打死。

现在一下子来了三十多个,而且一个个都拿着明晃晃的东厂刀,他就只有一米长的木棍,让他如何不心虚。

管他娘的,要是就这么投降,不死也变成太监,老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要真变成了太监,老子还怎么有脸回到二十一世纪。

拼了!

“杀!”

杨轩咆哮一声,没等对方先动手,身体已经朝着一个家伙冲了出去。

“杀!”

三十几个东厂爪牙也都吼叫了起来,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杨轩干掉两个东厂之后,捡起他们的东厂刀,不停地挥舞了起来。

整个院子顿时刀光剑影,鲜血四溅,哀声四起。雷鸣电闪也变得越来越厉害,似乎在给杨轩加油鼓劲。

02

一个个东厂爪牙被砍翻在地,转眼间,十几个东厂爪牙被杨轩给干掉。

但剩下的东厂爪牙并没有放弃,依旧在朝着杨轩攻击。

杨轩身上已经全身是血,哪怕雨水在他身上不停地冲洗都无法洗干净。

这些血不是他的,而是被他杀死的那些人的血。

很快,三十几个东厂爪牙被他全部干掉,整个大院,就只剩下他和那个档头站在地上。

档头虽然还站着,但一双腿却是不听命令的不停颤抖,一双惊恐的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的望着对面全身是血的杨轩。

向来傲慢的他,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不知道杀过多少无辜的百姓。

可他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看到自己的人被人屠杀的一个不剩。

在这大明朝,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猖狂地跟他东厂的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对着干。

右手的东厂刀颤抖地指着杨轩,咽了好几次心虚的口水,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杨轩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杀了这么多人。不过,他也很清楚,要是不把这家伙干掉,初来乍到的他,肯定会被全国通缉,到时候,恐怕还没等到他回到二十一世纪,就被这些阉狗给杀了。

牙齿一咬,把心一横,杨轩右手长刀一挥。

“嗖!”

长刀在空中旋转出一道漂亮的圆月光芒,划破雨幕,飞向档头的脖子。

档头那惊恐的眼睛瞪得老大,咬着牙齿,一双手握着东厂刀,用尽全身的力气劈向飞来的圆月。

可惜他一刀落空。

圆月在雷电的照耀之下,闪过一道凛冽的杀气,径直砍向他的脖子。

“呯!”

圆月砍断了他的脖子。

脖子上面的脑袋翻滚在地上,一双惊恐的眼睛带着满满的难以置信,死死地盯着杨轩。

一张嘴巴张得老大,很想问一下杨轩用的是什么刀法,可惜已经说不出话。

杨轩不敢留在这个是非之地,提着手中的东厂刀径直跑出大院。

就当他离开不久,一群蒙面人跑到老宅大门口,看到里面全部是尸体,为首的家伙怒喝一声:“进去看看有没有活口,快!

一群人快步跑了进去。

唯独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人没有进去,而是望着大门口的地面。

隐隐看到一个带着丝丝血迹的脚印,这黑影人赶紧循着脚印朝着外面狂奔。

杨轩在暴雨当中一路狂奔,暴雨让他眼前一片迷茫,而初次来到这里的人,更是对自己的前途一片迷茫。

该往哪里走,应该往哪里走。

跑到一个十字路口,杨轩四周张望,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他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如今在这个明朝杀了这么多东厂的人,东厂的人肯定会到处搜捕

突然,杨轩感受到后背一股杀气逼近,猛然转身,长刀指着不远处,大声喝道:“出来,有种给老子出来!

雨幕中,一个黑衣人戴着斗笠,一步一步地朝着他走了过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发现了杨轩离开的脚印的那个黑衣人。

杨轩杀了那么多人,衣服都被鲜血湿透,一路被雨水冲刷,血腥的味道更是给这个黑衣人提供了追踪的线索。

茫茫的雨幕让她无法看清远处的杨轩。

直到走近不到一丈的距离,她才定住了脚步,一双诧异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衣服怪异的杨轩。

不过,但她的目光落在杨轩手上那把东厂刀的刀刃靠近刀柄的位置刻着‘东厂’二字的时候,顿时柳眉一皱,吆喝道:“死阉狗,拿命来!

伴随着一道吆喝声,她快速掏出一把长剑,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杨轩之前还以为她是东厂的人,可听到她骂自己是阉狗,顿时明白对方绝对不是东厂爪牙。

“喂,我不是……”

杨轩想要解释,可刀剑无眼,对方长剑已经朝着他的心脏刺了过来,让他不得不出刀格挡。

“噹噹……”

蒙面人似乎一心想要杀了杨轩,招招凶狠毒辣,让得杨轩疲于防守,刀剑撞击在一起,溅起一道道火花,发出一道道声音。

杨轩接连格挡了好几招之后,向后撤了五六步。

眉头一皱,一双眼睛陡然冒出滚滚杀气,大声喝道:“别跟老子胡搅蛮缠,把老子惹毛了,老子的刀可不认识你!……”

“这边,都给我追,都给我追!

杨轩还想要说些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东厂那些阴阳怪叫的声音。

虽然雨幕很大,看不清远处是否有人,但之前杨轩听到过东厂人的声音。

东厂的人都是太监,说话男不男,女不女的,还带着一些娘娘腔,换成是谁,一听就能听出是东厂人的声音。

“该死的,这么快就追来了!

蒙面人原本还想把杨轩杀了,但她也不想被东厂的人给抓住,身体一闪,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狂奔。

“喂,打了老子就想跑,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此时的杨轩根本就不认识路,他也不知道这里什么地方会有东厂的走狗。这个蒙面人应该跟东厂有深仇大恨,或许跟着这个蒙面人,才能安全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杨轩怒骂一句,快速跟着追了上去,想要跟着这个蒙面人逃离追杀。

刚走不久,一群东厂爪牙就跑到了这里。

“你们几个这边,你们几个那边,你们几个跟我走!

一个档头吆喝了几声,让队伍分成了三个方向各自追击。

杨轩一边跑着一边聆听四周的声音。

前辈子是特种兵的他,对杀气有着极其敏感的反应,感觉身后依旧还有很重的杀气,杨轩回头看了瞄了一眼。

发现自己走过的地方有着一些血迹,顿时回头摸了一把身上的衣服。

此时的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裤子全部都是鲜血,哪怕是被暴雨冲刷到了现在,依旧还有一些残留的血液混杂在雨水当中流淌而下,散发出丝丝血腥的味道,给后面追踪者留下了追踪的线索。

来不及多想的他,立刻脱掉身上的衣服裤子,只穿着一条大裤衩,提着一把东厂刀继续朝着前面狂奔。

果然,没有了衣服裤子,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他,身上残留的血迹很快就被暴雨冲洗干净。

后面的十几个东厂爪牙追踪了一番之后,再也无法看到雨水中夹杂的血色和血腥的味道。

一行人来到一个三叉路口的时候,顿时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追击。

“启禀大档头,发现一些衣物!

后面一个手下快步跑了过来,拿着一些衣服递到档头的面前。

档头拿起衣服,顿时眉头一皱。

“这什么衣服?”

手下的人一个个摇头。

“赶紧把衣服送到客栈,其他人,给我继续追击!

档头也没有办法,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带着人继续追击。

另外两个手下拿着衣服跑回了客栈……

暴雨依旧在在下着,杨轩凭着自己多年的追踪技术,追着前面的那个黑影人。

黑影狂奔了老远之后,跑进一座破庙,升起了一个火堆。

全身被雨水湿透的她,正要脱衣服把衣服烤干的时候,却看到杨轩冲了进来。

“你……”

黑影人猛然猛然停下了动作,右手长剑指着将来的杨轩,可看到杨轩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条大裤衩,顿时用左挡住眼睛,满脸通红的娇声怒喝:“臭不要脸的,赶紧给本小姐滚蛋!

“哟,还真是个女的啊!

杨轩之前就感觉她的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不过东厂人那也是不男不女的声音,让他很难做出判断。

如今看到黑衣人脱掉了面罩,虽然用手挡住了眼睛,却能看到眼睛下面的羞红脸蛋和樱桃小嘴。

而且看上去还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小美女!

一双手撮了几下,杨轩笑嘻嘻的朝着火堆走了过去。

黑衣人顿时一阵心虚的后退了两步。

之前的时候,杨轩只是格挡并没有还手都能跟她打个平手,如今杨轩知道了她是女人,要是心存邪念,真要打起来,她还真不是杨轩的对手。

杨轩却是笑嘻嘻的走到火堆边,一边烤火一边笑道:“诶,小丫头片子!

“你才是骗子!”

美女左手刚刚放下,却又赶紧又用手挡住了眼睛,脸上的红色都爬到了脖子下面。

杨轩并没有生气,反而笑道:“我说美女,我不是东厂的人……”

“狡辩,你手上明明就是东厂刀,而且身上全部都是鲜血,于家老宅的人,肯定都是你们杀的。有种穿上衣服,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美女狠狠的咬着牙齿,右手长剑指着杨轩声音的方向,却依旧不敢把挡住眼睛的左手拿开。

03

“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吹吧你,老子要不是心慈手软,早就把你给杀了,哪里还能留你到现在,头发长见识短的丫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杀了于家老宅的人!

“你手上的刀就真证据,身上的血就是证据,要不然,你怎么会把衣服裤子全部脱了,就是为了毁掉证据!

“我……我这是抢了他们的刀,我手上没有兵器,总不能等着被他们杀死吧,换成是你,你会等死吗?我身上全部都是东厂狗的血,继续穿着,肯定会被他们追踪,你不也是这样跟踪到我的吗?”

“你,那你又怎么证明你不是东厂的阉狗!

“我当然可以证明,东厂的人都是太监,我又不是太监,你要不相信,自己过来检查一下?”

“流氓!”

美女气得牙齿都咬得吱吱作响,却又不敢动手,更不敢离开这里。毕竟县城肯定有东厂的人在四周搜索,这个时候回去,肯定是自投罗网,生死难料。

“谁流氓了,你自己说让我证明的,这可是唯一证明我清白的证据!

“你……”

美女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下文。

“这边有个寺庙,里面有火,进去看看!

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吆喝的声音,被杨轩听到。

虽然外面依旧是狂风暴雨,但杨轩的听力非比寻常,立刻趴下,一边聆听一边说道:“完了,他们追上来了,有十个东厂杀手!

“肯定是你了故意留下了线索把他们引来的,你个死太监,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美女已经顾不得什么羞涩,右手长剑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杨轩身体一转,躲开美女的攻击,接着右手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面,轻声喝道:“老子说过老子不是太监,现在真的太监来了,你却要杀我这个假太监,你脑袋进水了你!

“嘿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还真让我给碰上了!

十个东厂太监跑了进来,一个小档头看到杨轩拿着的是一把东厂刀,接着喝道:“哎哟喂,小兔崽子,干得不错,今天你可是立了大功了,待会回去,我一定如实禀告,保证你能晋升百户!

美女那一双美眸燃烧起滚滚怒火,死死的瞪着杨轩,怒喝道:“死太监,你们果然是一伙的,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

杨轩懒得再跟她解释,一脚把她踹翻在地,接着朝着那些东厂太监走了过去,一边笑道:“我说各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你们既然这么急着找死,那我就送你们一程!

话音刚落,杨轩长刀朝着对面冲了过去。

小档头猛然一怔,大声吆喝:“好一个叛徒,竟然敢背叛东厂,给我把他拿下!

话音未落,身边的那些手下已经朝着杨轩冲了过去。

“噹噹……”

原本清静的寺庙变成的刀光剑影的地方,我佛慈悲的佛像面前,变成了杀戮的战场,一个个东厂太监躺倒在血泊当中,看的那美女瞪趴在地上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她之前一直把杨轩当成了太监,甚至三番几次的想要杀了杨轩。

没想到的时候,杨轩竟然对东厂的太监下了杀手。

而且刀法之快,让她都不得不惊叹和暗自庆幸之前跟杨轩对战的时候,杨轩手下留情,并没有要了自己的小命。如果杨轩要是像杀东厂太监样啊对待她,恐怕她早就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小档头刚才还满脸得意,看到一个个被杀死的手下,顿时吓得满脸苍白转身就跑。

“想跑,门都没有!

杨轩一脚踢中地面的一把东厂刀。

“嗖!”

东厂刀像长了眼睛一样,径直飞向小档头的后背。

“嗤!”

东厂刀穿透小档头心脏。

小档头两眼一瞪,翻到在地。

“几个死太监也想要老子的命,不知道这是佛门清静之地吗,来佛主面前闹事,老子要不替天行道,怎么有脸面对佛主!

杨轩一边嘀咕一边在这些尸体上面收拾战利品。

这些都是东厂的太监,身上都带着一些银两。

十个太监身上的银两加起来,差不多一百多两银子,把杨轩呵呵得不得了。

“嘿嘿,这回有钱花了吧!

美女这才提着长剑,试探性的走向杨轩,问道:“诶,你,真的不是太监?”

“要不然你自己动手摸摸看!毖钚ξ恼玖似鹄。

“你个流氓!

美女赶紧转过身体,不敢去看杨轩。

杨轩随手把一个太监的衣服扒了,拿到外面用雨水清洗干净之后,走回寺庙坐在火堆边烘烤衣服。

美女不好意思正面对着杨轩,于是背对着火堆,烘烤自己的后背,一边问道:“诶,你到底是谁?于家老宅的那些三十几个太监,都是你杀的?”

“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说了有用吗?”

“你……”

美女顿时气得直翻白眼。

杨轩随即笑道:“我叫杨轩,美女怎么称呼!

杨家的人!

美女柳眉一皱,暗自疑惑。

难怪他会来于家老宅,看来应该老杨家安排过来的人。

不对,老杨家的刀法我见过,这家伙的刀法虽然有一点杨家刀法的影子,但据对不是杨家刀法。

哼,该死的太监,想要骗本小姐,真当本小姐是三岁小孩吗?

想到这里,美女眼珠子转悠的一圈,强装笑容的说道:“我叫焦蝶!是……”

“噗呲!”

没等焦蝶说完,杨轩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我看你马上就要变成烤焦的蝴蝶了!

“你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焦蝶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什么味道!”

焦蝶猛然回头。

原来,火堆的一个柴火滑落了下来,点着了她披在身上的黑色披风。

“!”

焦蝶尖叫一声,赶紧站起来脱掉身上的披风,不停的用脚踩在上面,把火熄灭。

“你个混蛋,看到我被火点了,都不吭一声!

焦蝶气得指着杨轩破口大骂。

杨轩耸了下肩膀,并没有生气,反而问道:“焦蝴蝶,你怎么会到于家老宅,你一个人来的吗?”

“懒得理你!

焦蝶心中不痛快,朝着杨轩翻了一个白眼,接着低垂着脑袋继续烤火。

钱塘县城,和顺客栈里面,一个东厂的百户看到手下带回来的奇怪的衣服裤子,顿时气得破口怒骂。

“废物,一群废物,人没抓到,弄这些破烂玩意回来,赶紧去给我找,把钱塘县城翻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把凶手找出来,找不到人,提着头来见我……”

那些来汇报情况的手下哪里还敢怠慢,赶紧带着人继续出去找。

“报!”

这时候,一个手下呼叫而来。

“启禀大人,在于家老宅的一个柱子上,有个在上面写了一个杨字!

“什么!”

百户眉头一皱,大声吆喝:“赶紧去现场!

没一会,百户来到了现场,在一个院子旁边的凉亭的柱子上,看到一个新鲜的血色大字:杨!

柱子旁边还有一具已经死透了的尸体。

原来,之前在跟杨轩战斗的时候,这个太监用临死前的最后一口气,在柱子上写下了这个杨字。

“大人,难道这事情跟杨家有关系?”

一个大档头在一边拱手弯腰,试探性的说道。

“很有可能!卑倩У懔说阃,思索道:“难怪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就连于老头的两个儿子和女儿都不见了,看来是有人先下手为强了啊!

“来人,立刻把衣服和消息送到京程!

“是,大人!”……

第二天上午,雨后天晴,杨轩还在睡觉,焦蝶已经缓缓睁开眼睛。

快速爬起,焦蝶四周张望。

看到杨轩还没有醒,顿时柳眉一皱,接着轻轻的拔出了长剑,悄悄的向杨轩走了过去。

走到杨轩身边,焦蝶高高举起了长剑朝着杨轩的劈了下去。

“嗖!”

长剑落到一半,焦蝶突然停止了动作。

不对!

如果他真的是太监,为什么要杀他的同类。

不会是要在我面前使用苦肉计吧!

管他呢,这家伙穿上太监的衣服,简直就是个太君,先杀了再说。

焦蝶再次举起了长剑。

“嗖!”

长剑再次下落。

就当长?煲湓谘钚牟弊由系氖焙,焦蝶再次停止了动作。

不行,万一真要是杨家的人,那我不是杀错人了吗?而且还得罪了这么一皇亲贵族!

焦蝶手上的长剑慢慢移动到了杨轩的裤裆上面一寸的空中。

不如……我先看看他是不是太监?

反正他还没有睡醒,就看一眼,他也不会知道。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
 
11选5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