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3xj5"><ins id="p3xj5"></ins></thead><cite id="p3xj5"><strike id="p3xj5"><thead id="p3xj5"></thead></strike></cite>
<var id="p3xj5"><video id="p3xj5"></video></var>
<var id="p3xj5"></var>
<var id="p3xj5"></var>
<cite id="p3xj5"></cite>
<cite id="p3xj5"></cite>
<cite id="p3xj5"></cite>
<var id="p3xj5"></var>
明月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經濟動態 » 正文

福建莆田從早餐開始就過分了,全是活味精!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1-12  瀏覽次數:6
核心提示:原標題:福建莆田從早餐開始就過分了,全是活味精![Thelittleseafood]我喜歡去福建人的后廚,看那些濫用的“活味
http://www.xiaodiaow.com/shuju/bvazsh

原標題:福建莆田從早餐開始就過分了,全是活味精!

[Thelittleseafood]

我喜歡去福建人的后廚,

看那些濫用的“活味精”,

蛤、蜆、蠣、蚶當咸菜用,

蝦、蟹、魚當蘿卜用,

魷魚干當蔥用,

用得颯爽啊,

鮮成精了…

我每年全世界去吃喝,總結出探美食最靠譜的辦法,就是“先找地頭蛇”。今年是新加坡來的莆田餐廳19周年,11月-來年3月,莆田餐廳正在做海蠣節,終于逮到機會隨莆田餐廳創始人方叔叔去撈“活味精”,看看真正的莆田食材源頭。福建海岸線的味道方叔叔可是如數家珍,不過,問起福建提鮮的靈魂美味,他也實在有點犯難,“掰著指頭都數不過來!”

福建靠海。四周山海阻隔,大部分江河都是本省發源本省入海,不要以為大家都是“胡建”,普通話跑偏的調調都一樣,福建人自嘲隔了條村子就聽不懂方言。這也成就了福建小吃遺世獨立的“各鮮各”的基因。古代中央政府又放任自流,幾乎不干涉任何福建地方政務民生,直到魏晉時期才有大量中原漢族人口遷入,所以“古早味”被保留得很好。

福建擁有中國最曲折的海岸線,港灣125個,福州、廈門、泉州、漳州、莆田、龍巖、三明、南平、寧德,我真想坐船一個個舔過去。

僅湄洲島的小餐館里,就有油鰻干、鰻干、蝦干、河豚干、夯魚干等各種“味精標本”,饞得我恨不得變成一鍋燙,把眼前這些都煲了。

鮮湯吊好,現在只等油鹽下鍋了!這些干貨自帶鹽味,其實福建人除了借味以外,一口咸味也是講究。莆田古鹽場的咸味都已經余味800年,天然、日曬、無添加,正如這鮮味的出處一樣。這造就了福建本味的底子。

說起活味精,莆田餐廳的方叔叔指著桌上的:黃膏蟹的凍蟹,蝦苗拌頭水紫菜,南日鮑魚番鴨湯、哆頭村阿溜土筍凍、莆田紅菇鹵面、藏著蟶干的香燜芋頭...全部念了一變。

“哪個?”“都甜!”福建人管“鮮”叫“甜”。確實,細吃這里的九節蝦、花蟹、黑山羊...也都是甜的。

我絕望地吃一口甘甜多汁的度尾老樹文旦柚,再鎮壓幾口橄欖汁…才鎮定下來,接受來福建胖三斤的事實。

興化米粉的靈魂在于頭水紫菜與現剝海蠣

光是一碗興化粉,就有中原與北方人無法想象的頭水紫菜與海蠣作伴,太奢靡了!興化粉可以追溯到北宋,在方叔叔家的私邸“方園”里吃一碗莆田海蠣粉再說。

長足300天的低水溫養育的海蠣由漁民阿姨現開,裹了地瓜粉,水開就滑溜溜開鍋。

興化粉在鮮美湯汁里像是蒲仙戲里的美人唱腔,軟而爽脆。

吃下這碗“欲罷不能”前,我有幸去了興化粉的工廠,看著米粉磨成漿后,經過濾水、炊熟與成型的整個熱氣騰騰的過程?吹焦湃说脑脊に嚤A糇畛醯慕承闹,多了現代人的踏實。每一口,都是穩穩的幸福感。

這次視“好食材如家珍”的方叔叔,親自地陪,悉心安排我們東南亞四國貪食團,幾乎洗劫了莆田周邊的美味精華?粗有一大盆活剝的蠔,方叔叔說,當地人更喜歡生吃,甜。

他提醒我,最后還可以在興化粉里放一片烘脆脆的頭水紫菜,在方叔叔家吃到蝦苗涼拌頭水紫菜,我是驚艷到的。糯口又稍縱即逝的鮮外,有一股奇香,芳草、苔蘚與花朵的混合氣息。

后來又吃到紫菜海蠣煎,對那個“真的海苔”香氣久不能忘。當地人看著我陶醉的樣子,有點焦慮:哎呀,好的吃過,以后吃不回去了。

一般外地市面上是很難買到頭水及一水紫菜的,都在莆田本地消化了。紫菜一茬茬長,每割一次算是一水過了,頭水是最高品質,一共有20水。

去蔣山尋頭水紫菜,坐著老板的“水上漂”土摩托,一直開到擱淺到不能再深的地方,停下來上船。

那里的紫菜是莆田最貴的,當地人會用紫菜、無花肉絲、醬油做煮紫菜。紫菜清新香氣撲舌沁鼻。

這次我赤腳跟著老板出海,看到紫菜被彎鉤撩起時,纖維寬而綿密,行家說:摸摸看,又滑又粘,這才是好紫菜。我說那不好的呢?“都做一餅餅的紫菜了!”

老百姓還喜歡拿紫菜燉排骨和豬蹄,湯的油份被紫菜吸走,“所以紫菜好吃,肉也好吃”農民憨憨說。蔣山頭水300元一斤,二水50元一斤,三水20元一斤,原因是老板是九月初一才下苗,寧愿做最晚的一批。他說水涼一些紫菜品質好。

芋餃、扁肉與魚餃:玉感,到肉感,再到鮮感的追尋。

到了福建,我每次忘記戒碳水的誓言,都是從餐尾的反沙芋頭開始的。

說到客家,永定芋子包也值得一嘗!盁o山不客客住山,番薯芋子半年糧”,耕山住山的客家人,對芋子是很有情感的,既可當糧,更可作菜。芋子包的主要原料是芋子、木薯粉和肉、香菇、冬筍絲、蝦仁、蔥白做的餡料。制作時將先將芋頭煮熟,剝皮后搗爛成芋泥,再加番薯粉和鹽混合,一起搟成包子皮。放入蒸籠中用猛火蒸,出鍋后擺盤加入麻油,趁著熱氣蒸騰吃一口,皮滑餡香。到了莆田,我本能以為,這眼前的就是芋子包。

這鍋魚餃,餃子皮是魚肉燕皮,全部手打…功夫菜真的是靠打出來的。說到這個,就不得不說既熟悉又陌生的扁肉。

最近在方叔叔家吃到的扁肉,撩起鍋的那一刻,全場的眼睛都扁了,再嚴肅都成了笑眼。

第一次聽“扁肉”這個詞很難具象化聯想到是餛飩。稱為“扁肉”其實也算形象,觀其形,扁扁的,工藝則是用面皮包裹肉餡兒!备0、閩臺一帶也喚作“扁食”,臺灣頗負盛名的一道點心便是花蓮扁食。與人們稱呼制作餛飩叫“包餛飩”不同,福建地區要叫“打扁食”。原因是當地許多師傅堅持著傳統的手工做法,將揉好的面坯折疊后,用大腿或臀部的坐力,利用杠桿原理借力大竹棍壓面坯,術語稱“坐”。扁肉的“肉”,選用豬后腿,要剔除所有的肥塊、筋骨和膜片,然后切成小肉塊,再用木棍敲打成肉泥。不斷的敲打、壓制使看起來和全國遍地的餛飩一樣的扁肉,也獨有了地域特色,口味上不盡相同。

福建莆田能輕易吃出食材的敬意,有幸在方叔叔家吃過一次。即使是最普通的白灼章魚,秘法是燒前需要用碎茶籽反復摔打一小時,于是口口生脆。

這樣說起來,突然覺得眼前的蝦菇、蠔干飯、雜海(魚)、剝皮魚、東星斑魚肚、紅菇豆腐月子湯好吃得太容易。

再說回手打魚,莆田這里能吃到鯊魚魚丸,包了豬肉芯,讓肉欲與鮮欲同時滿足。后來去了福建武夷山,這里的魚與別處不同。狩獵般攢了兩頓,美食圈活海洋生物百科全書海鮮大叔說到武夷山地區必吃的紅眼魚與稻花魚終于都吃到了。

紅眼魚主要長在九曲溪里,我笑說很多游客坐竹排用面包喂的,怪不得那么肥美,脆炸的大鱗片比薯片過癮多了。方叔叔說像他在馬來吃的“忘不了”。它們喜歡成群躍起吃食餌,但是景區內禁捕撈。

武夷山非遺傳人,方叔叔的好友茶家黃圣輝老師說稻花魚長在梯田里,水涼,兩年才能長到半個手掌長,雜海中必須用辣椒、芋頭和毛豆提它肉里的鮮。刺多,恨也無用。

如果喜歡清淡吃法,福建還有一道清水白鰻,野生的海鰻,非常肥潤。前幾天剛跟港大的同學Derek聊起鰻魚,說起他小時候去鰻魚協會會長那學習處理活鰻。地方是會長開的鰻魚廠,在九州鹿兒島,叫OSumi,位于鹿屋市附近一個小城市。老師傅名字Matsunobu,幾近瘋狂的嚴格,訓練一個員工殺鰻魚手要花幾十萬日元。他被折騰得死去活來,每天無以為繼只有吃鰻當飯,我只有羨慕地說“換我去”。

日本鰻,又叫白鰻,原產于海中,溯河到淡水里生長,后回到海中產卵。一般日本餐館的白燒價格要遠勝于蒲燒。

不過福建人對魚并不是太在意,肥美的剝皮魚拿來做魚飯,或者紅燒都是常有的事。

魚飯剩到第二天,通常是早飯。福建當地的早飯簡單的也有豆漿、稀飯,考究的配點紫菜蝦皮、炸魚干。

這里的魚飯與汕頭講的不同,鯊魚湯也與冰島臭鯊魚不同,湯麻螺、炸三角魚、荔枝肉豆腐干與各處不同,甚至連夯魚的那個hang字的錯別寫法也不同。

腸腸想念:鍋邊的糊糊,豐豐富富的湯。

除了福建、潮汕外,我很少在早飯吃到豬腸。

打卡過美食紀錄片《早餐中國》的朋友們可能會發現,早餐時段吃面的地區不在少數,并不只是北方地區吃面才流行。福建早餐,面食文化也大行其道。

收集鄉土美味的意義,在于獲知這個地球上普通老百姓如何用最樸實的辦法,與就近美味發生關系,這種關系是種持續的依賴。有一種東西你愿意常年累月花錢去吃,像一個你看不厭的人那樣,才是真正的“不同”。

下水們通常以配菜的形式出現。特別是小腸,去夾“巧克力甜甜圈”,才發現是爆汁套小腸。

像我這種口味清淡的,吃到鍋邊糊才是大滿足。這里有個流傳下來極具閩地精神的故事:說古時有一家主婦磨了米漿準備蒸九重粿,臨時來了客人,家里煮的飯不夠吃,于是靈巧的主婦在燒著菜的鍋邊繞烙米漿,既做菜又當飯,客人吃得甚是滿意。然后這道菜遍流傳開來,走進了千家萬戶。這道食物以精巧構思取勝,效法容易,因此在整個福建推廣度都很高,從街口小吃店到尋常家庭的餐桌,三不五時常相見。尤以福州和漳州為最。

此間自有派別之分。福州鍋邊糊是用蜆子汁為湯,在鍋里燒開取其鮮味,再把磨好的米漿沿著鍋邊一圈澆過去,米漿在鍋邊燙成干皮后用鍋鏟刮到湯里,加芹菜、蔥、蝦米、熟魚干、小腸、花蛤、香菇、白菜等作佐料,燒開后起鍋就是一盆滾燙的鍋邊糊。如清雅出塵的白玫瑰,色面輕淺,滋味清鮮,吃的是不動聲色的“底燙不!。

方叔叔家的現做鍋邊糊至今難忘。漳州鍋邊糊則是用紅油鹵湯,湯里有蚵仔、粉肉筋、肉糕、小腸、大腸、剝了殼的鮮蝦仁等等,還有色澤金黃吃起來酥脆的油條,在鍋里沸騰著的豬血。重點還有漳州的特色炸豬肉,加完料之后已是上乘的漳州鍋邊糊。再加上醋、香菜丁、炸蒜蓉末和漳州獨特的辣油加持,迥異于福州鍋邊糊的清鮮,活力Q彈的漳州鍋邊糊,恰似一朵開在舌尖上的妖艷紅玫瑰持靚行兇,翻滾著如火熱情風情蝕骨叫人不由自主口舌纏綿不休。

一面是白玫瑰的清雅,一面是紅玫瑰的激情,我個人更喜歡前者。

從早飯開始打嗝是福建美食帶給我的聲響。清早只有以茶代咖啡為敬,順便幫我這野豬肚一樣的胃消食。在爛石山間的茶樹園找巖骨花香,與山溪里的魚一起伺機看動靜。

好食材的堅持,如好山好水的根氣。越吃越多,就發現少了,不能少一口溫潤厚糯老茶。這個秘密,愛活味精的的老餮,心照不宣。

神婆問

你喜歡什么福建味道?

人外無道,

道外無人。

——朱熹

FoodBlessYou!

中國國際美食博覽會顧問

《神一樣的餐桌》制片人

責任編輯: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Powered by DESTOON
 
11选5福建